所有伟大的公司都是“务实的理想主义者”
利润之上的追求是教派般的文化